師長的話

777

123

554

665

 

清華科管院厚德會成立大會致詞

清華科管院厚德會成立大會致詞(2018.9.29陳力俊校長)

 

首先我要恭喜「清華科管院厚德會」閃亮登場,同時很榮幸成為科管院光輝歷史的見證者,尤其「厚德會」的成立與清華百人會以及清華材料系「雙百會」異曲同工,都是熱心菁英校友組合,更有效的協助清華校務或各學術單位的永續發展。

 

上個月到英國與愛爾蘭旅遊重遊了牛津大學與劍橋大學。這兩所舉世知名的學府是我以往三次到英國都必列的行程可謂舊地重遊。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重遊是在我擔任過清華校長以後,特別注意到清華與這兩校資源的差異。

 

牛津大學是世界最古老的大學之一,距今約有九百年歷史,在各項排名中,一直列為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之一。牛津大學教育了許多著名的校友,包括29位諾貝爾獎獲得者,27位英國首相以及世界各地的許多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2016年學生共23,195人,包括本科生 11,728人,研究生10,941人,教師1,791人。截至2017年7月31日,他的校務基金約56億英鎊,也就是約兩千兩百億台幣,2016-17預算為14億英鎊,約560億台幣。

 

劍橋大學成立較牛津大學略晚,也有超過八百年歷史,同樣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之一。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財政年度,教育了許多著名的校友,截至2018年8月,共有116名諾貝爾獎得主,和15 位英國首相曾是劍橋大學的學生,校友,教師或研究人員。該大學的總收入為17.1億英鎊(約680億台幣),其中4.58億英鎊(約184億台幣)來自研究補助金和合同。校務基金約為49億英鎊(約兩千億台幣)。2016/17年度學生共19,955人,包括本科生12,340人,研究生7,610人,學術人員7,913人。

 

如果與清華比較,兩校與清華在學生數上,相差並不大,但在人均經費上劍橋、牛津與清華比約為3.4: 2.4:0.4。也就是劍橋、牛津學生人均經費各約為清華的八倍與六倍。

 

如果我們回頭來看北京清華大學學生人數為47,762人,包括大學部人數15,619人,研究生人數19,062人,2018年預算    為269.4億人民幣(約1,200億台幣),校務基金約73億人民幣(約330億台幣)。學生人均經費250萬台幣,約是新竹清華的六倍。

 

猶憶2001年,本人以工學院院長身分,隨劉炯朗校長到北京參加兩岸清華九十年校慶,當時也共同與會的耶魯大學校長萊文(Richard Levin)曾在接受記者訪問時,很婉轉的說北京清華與世界一流大學相較,還有一段距離﹔到2010年萊文在出訪倫敦時接受英國媒體訪問,中國不僅有意願而且有資源可以達到這個目標,按照目前的投資力度,中國的名牌大學在25年內將可以趕上美國的“長春藤”名校和英國劍橋、牛津等世界著名學府。事實上2019年QS與THE世界大學排名,北京清華分居17與22名,不僅近年節節進步,而且後勢看好。這自然與大陸近年來,投入大量資源息息相關。

 

根據上海交通大學「大中華地區大學排名」,北京清華在2011-2017年連續七年均排第一,新竹清華在2011年為第四名,2012-2013年進步為第三名,2014-2015年高居第二名,2016-2017年為北京大學趕上,再居第三名,可見目前清華尚能與大陸龍頭大學一爭長短﹔值得警惕的是,如以北京清華積分為100為基礎,2011年新竹清華為93.1分, 但2017年僅有69.9分, 而北京大學為84.2分。同時台灣大學在 2011年為100分, 與北京清華同居第一,但2017年僅有59.5分, 與復旦大學同居第九。新竹交通大學2011-2013年均列第八名,2014年後都落在十名以外,也反應台灣的大學逐漸落後。而最直接的原因,即是投入資源的巨大差異。

 

從近代歷史看,「大學強則國家強」,要振興國家,一定要有一流大學培養人才,創造新知。從近年台灣政經發展,很明顯地,支持頂尖大學晉身世界一流之林,政府在政策上要鬆綁,落實大學自主,同時要靠民間力量,在經費上多所支援。「厚德會」與「雙百會」主要的宗旨就是為清華籌募「永續基金」,雖然現在尚不能與前述世界名校基金相比擬,但正如荀子勸學篇中所說:「不積跬步,無以致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凡事起頭難,積少成多,聚沙為塔。在此預祝「厚德會」積善成德,協助科管院「更上層樓」。